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与战争 >

元朝六大历史史书是如何记载的

2023-08-21 军事与战争

   元代对于很多知识匮乏,无心读史的现代人来说,可谓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经过明朝以后无数次的黑化,后人很难看得清楚明白。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元朝的黑暗、、残暴的皇帝、残暴的大臣、的人分为四类...看来这个王朝没有天理,还能统治天下汉人这么多年。真的是黄金家族的祖坟。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让我们通过元朝的六大历史来了解真正的大元朝。

   第一,宽刑慎法,几代难。

  

   元代刑法的最大特点是宽刑慎法。

   忽必烈汗元世祖在登基之初,就公开向手下宣称:人命关天,我真的很后悔。强调提出宽刑慎法作为元朝刑法的指导思想:吾治天下,爱惜人命。凡有罪之人,必令屡罚,然后果后罚之。与唐宋相比,元代刑法宽松了许多,这是中国法制史上的一大进步。犯罪的刑罚方法只有五种,分别是鞭笞、藤条、学徒、流放、死刑,司法机关在执行这五种刑罚方法时特别谨慎。对《元史》的评价是建古者以墨、梆、斩、宫、君为五刑,后人以打、杖、狱、流、死五刑为备。因元,更重用光典,盖亦仁者。美国学者杰克·魏泽·福特也评价说:忽必烈全面建立了比宋朝更稳定的刑法体系,也比宋律更温和、更人道。出于人道主义,元朝中央政府强烈禁止酷刑。《袁刑部二》中有禁止惨刑专项,规定:狱具自行定制,自去年起,以残酷手段折磨人。不请自来者跪在瓷芒碎瓦上,痛苦不堪,不容错过。不管有没有犯罪,为什么没有!剩下的法律就惨了,还不止这些。以后看来这个镝题是惨了。从里到外,禁止通行。若违官而犯新罪,似盼皇帝有意开恩,世幸摆脱酷吏后遗症。从这一规定来看,值得后人深思。在元朝,一些对下层国家官员的过度酷刑手段是被元政府强烈禁止的,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提出了不痛不痒的问题,这与明朝政府公开鼓吹重刑以恫吓天下百姓相去甚远。

   第二,先进的科技,举世无双。

  

   元代不仅是中国数学的最后一个黄金时期,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发展的巅峰。

   数学家朱世杰的四元玉剑完全代表了宋元数学的最高水平!美国科学史家乔治·萨顿(G. George G.Sarton)在其著名的《科学史引论》中,认为《四元玉鉴》是中国最重要的数学著作,也是中世纪最杰出的数学著作之一。清代数学家罗士林评价朱士杰的数学成就时说:与宋元时期的秦()和(叶)可以说是旗鼓相当。谷道的正反方,仁青天元,作为一个产品,都是古往今来的,韩庆什么都有。它们越满越好,越清晰越好,尤其是李芹以外的地方!意思是朱世杰在数学上的成就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尤其是超过了宋代数学家秦和金末元初的数学家。

   元世祖至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在编撰《授时历》、制作简易仪器、大明殿漏光等方面的辉煌成就,领先西方数百年。明代人徐光启称赞郭守敬在元代天文历法上的伟大成就,说:是守敬之法。三百年来,世界一直往后推,以为程度超过上一代。同时,徐光启也意识到了明代数学衰落的可悲现实,于是他对这种情况进行了批判:算术的学习在近代已经荒废了几百年。徐光启的好友李之藻评价明朝的天文官员:不知道的监察官员、封尘、断星台、葬堂计划是什么意思。多可悲啊!

   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事实也反映了徐光启和李之藻的评价——当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华在南京看到明初从元朝运到南京的郭守敬制作的天文仪器时,不禁惊呼:其规模之大,设计之精美,远超欧洲所见过、所知的任何此类东西。这些乐器虽然经受住了250年雨雪和天气变化的考验,却丝毫没有失去原有的辉煌。但是由于南京和北京的地理纬度不同,元大都的仪器不经过调整就不适合在南京使用。利玛窦因此非常尖锐地嘲讽明人说:至于日晷,他们知道它是从赤道上得来的名字,却没有学会如何根据纬度的变化把它拉直。

   第三,过上小康生活,支持经济,有医院。

  

   现在很多史书里都说元朝黑暗的人很惨,所以人民起来了。的确,元末历史上最大的自然灾害导致各地流民,白莲教趁机煽动他们。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元朝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基本上都过着幸福的小康生活。元末明初人叶在《草木子》中记载:元末混祖后,天下百姓太平六七十年,刑轻薄,少用兵,生者供养,死者安葬,行千里,居者安。俗话说,繁华也令人尴尬!袁惠民有局,有医院支援经济,有饭给犯人吃,有仁政!

   明朝人李开鲜在《西田春游序》中,道出了元人生活小康的真正原因:元不戍边,赋税轻而衣食足,衣食足,但歌且作。

   就连反元夺权的朱崇巴,穿上龙袍后也不得不承认:若赐者父母生于天下已定的元初,当时法律严明,使其愚昧,畏魏怀德,强而不欺弱,民不暴寡。百姓中,父、子、夫、妻、媳妇相安无事,受益匪浅。袁在中国统治了将近一百年。初其君臣简朴,政事简略,与民同息,衣食无忧。

   如果有人认为是元人在黄坡卖瓜,那就大错特错了。摩洛哥大旅行家伊本·拜图泰来到中国后,所见所闻,与元人所记无异。他当时走在中国沿海,游记里留下的基本都是感叹词,比如世界上没有人比中国人更富有更强大!中国人是各民族中手艺最高的,这是众所周知的!对于商务旅行来说,中国是最安全、最美丽的地区!一个单身旅行者,虽然携带了很多随身物品,但旅行九个月后就可以放心了。

   即使是元朝以后,江南还是有很多地方,生活水平还是很高的。比如昆山的顾瑛,以其财力雄厚、性格浪漫大方、聪明绝顶的才情,周旋骚坛,重振风华,主持艺林盛会——玉山吉雅20年。其中来往于虞山亭的文人达200余人,现存诗词3000余首,堪称元代文化史上最后的辉煌。可惜元明清易以后,顾瑛被抄家的抄家没收,送到凤阳各地终老,玉山的爱情烟消云散。谁干的?别告诉我,你知道的。

   第四,万国来韩,礼仪之邦。

  

   毋庸置疑,在中国所有朝代中,只有元朝的国际地位最高。

   《明太祖实录》曾记载了朱崇巴对大元朝的来临和盛世对朝鲜的艳羡之言:元太祖生于漠北,达达、回鹘诸王都平抚。毛的孙子以仁德著称,是世祖皇帝。混遍天下后,九夷八夷海外国统一。百年来,其恩不羡,其令不惧。当时四方无罪,百姓小康。朱元璋的恩不可佩,令不可畏反映了元朝政府法制明确,社会秩序良好,而万无一失,人民小康繁荣则反映了元朝国际地位高,人民生活好,社会物质财富丰富的特点。

   时至今日,中国人的素质仍然是各界讨论的焦点。语文素质一直这么差吗?其实完全没有,至少元朝没有。很多人片面的认为,开元盛世的社会风气在中国历史上是以汉治、唐治为好的。其实汉唐时期的社会风气还不如元朝盛世。元末大诗人戴良在《黄远峰雅》序中记载:先人以深仁厚德耕耘人间五六十年,戴白晚年,一个重于自傲的孩子,在弄堂里欢呼鼓舞,非汉唐宋可比。

   凯尔波罗在游记中曾提到他对元代城市居民的印象:他们完全公正忠诚地经营自己的工商业。他们彼此和睦相处,住在同一条街上的男女因邻里关系而亲如一家。

   但法国教士鲁布奇对元代社会风气的回忆更为细致真实:一种意想不到的情况是礼貌、优雅、尊重中的亲密,这是他们的社会特征。欧洲常见的争吵、打架、流血事件在这里不会发生,即使喝醉了也不会。忠诚是一种随处可见的品质。他们的车和其他财物既不需要上锁,也不需要看管,没有人会去偷。如果他们的牲畜丢了,大家都会帮忙找,很快就会物归原主。

   教皇使者奥多里克来华后,在他的《奥多里克东征记》中发出了对元朝社会最令人钦佩的感叹:如此多的不同种族的人能在唯一权力的管理下安全地生活,这件事在我看来是世界上的一大奇迹。

   5.文化教育欣欣向荣,令周边国家羡慕。

  

   元朝建立各级官学24400所,使全国每2600人就有一所学校的成绩。

   元朝对中国文人的文化教育组织也相对重视,并在多方面给予支持。而且蒙古、色目人与汉族、南方人一起,加入书院建设者的行列,创造了书院创建,元未盛的历史记录。

   而且元代书院教学进一步扩大,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传播理学、求科举的内容。比如,元历山书院是我国发现的第一所古代书院,也是唯一一所开展医学教学、开办门诊的书院,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再如元西湖书院,它不仅是元代的国家出版中心,在整个中国出版史上也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

   元朝教育的盛况,让朝鲜半岛的朝鲜人惊叹莫名。比如金东阳曾称赞:今天,我是一个雄壮的皇帝,我开始用武功统治世界。今天,我与艺术和科学谈判海洋,我将建立它作为一种平衡。弃草而论道德者,不知其几何!

   六、幅员辽阔,军事力量强大。

  

   13世纪的大元帝国就像19世纪的大英帝国和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

   元朝时,元世祖命人修订《国图志》,主持此事的大臣兼监工说:现在到处都是太阳!后来,中国书左诚许有壬在《大元一统志》的序言中自豪地宣称:我远在元朝四极,书上闻所未闻,不属于顾臻者,皆混于一。不仅朝廷的官员豪情万丈,就连普通民间元曲的作者也是如此。比如吴宏道在松源《越刁斗鹌鹑》中唱道:先取大理,后取高丽。都接受了偏袒国家的小国,统一了江山之国。

   可悲的是,人很少知道历史——元朝入侵缅甸蒲甘王朝云南边境时,云南人民紧密团结在以忽必烈为首的大元中央政府和以赛典赤为首的云南地方政府周围,给了入侵的缅甸侵略者以有力的打击。七十四万,只死了一个人,创造了亚洲战争史上的奇迹!如果没有这次对缅甸的自卫反击会是什么后果?我们很难想象!或许,在朱明时代,缅甸东吴王朝的缅军分道扬镳,残数郡,顾一方,留下了一片白骨绿磷,以至于若干年后,人们依然咬牙切齿,大理、鹤庆、花梦、姚安、楚雄五郡,皆背井离乡,不死也要背井离乡的明朝云南悲剧将提前上演!

   看完这六个历史,我不禁在想,曾经辉煌,在下一个更伟大的朝代,应该会走得更远,只可惜,历史潮流到此为止,明朝那些短视的统治者和奴才文人不喜欢这些。其实,从明朝目光短浅的统治者和奴才文人的继承者的角度来看,所有关于元朝黑暗、、残暴的说法都是客观正确的;所有对其荣耀的描述都值得商榷,需要重新讨论。凡是与元明清易时期文明有关的记载,都需要严格禁止或删除;所有影响明朝统治的民间言论都需要强有力的监督和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