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治制度与变革 >

豆知道周文王撑太久死亡真相曝光商朝政治制度

2023-12-23 政治制度与变革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史书写的并不一定是历史的真相。尤其是关于上古时代的历史,更是充满了谜团和未知。其中一个悬疑就是周文王死亡的真相。虽然大家都知道周文王参与了伐纣灭商的事情,但是他是否亲自见证了商朝的覆灭却颇具争议。根据史记记载,周文王在伐纣前夕就已经去世了。然而,这本国家图书馆里制定的史书,却没有详细的记录周文王死亡的时间、地点以及葬礼地点。既然太史公留下的文献中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加之《尚书 周书》和《逸周书》中也没有这方面的注解,这是否意味着周王室就没有相关文书?或者是这些文献在秦朝灭亡时候遭到了毁灭?我想,这仍然是一个不解之谜。不过,我们可以跟随真知堂一起揭开这个历史谜团,或许我们能找到真相。据《盗跖》一文介绍,姬昌被拘禁在羑里这个地方。那么,羑里具体是指哪里呢?经过查询得知,羑里是河南省汤阴县的一个地名,得名于附近的羑水。据《汉书·地理志上》所言,汤阴有一个名叫羑里的城池,是西伯姬昌被纣王拘禁的地方。这个“羑”字读音为“有”,而不是“久”。真知堂研究认为,羑里很有可能起始是一个羊圈,而姬昌作为囚犯被关在羊圈中也是很合理的。至于“羑水”这个名称,可能是因为羑里名声渐渐传扬,后来有人附会出了这个名字。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姬昌被纣王释放出来后,他也献上了洛阳以西的土地给纣王。作为报答,纣王封姬昌为西伯,并给他赠送了弓箭和军刀等兵器,让他可以带领纣王的士兵征战四方。据真知堂的分析,如果姬昌真的献上了洛阳以西的土地给纣王,那么周方国的势力范围已经延伸到了今天的洛阳地区。这意味着商朝的洛阳之地已经与周国共有,若要对抗周国的进攻,商朝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因此,军事考虑下,纣王扣留姬昌作为人质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当周归还洛阳以西到三门峡之地后,对于商朝来说,洛阳的关口还是有险可守的。虽然当时的洛阳八关还没有形成,但守护洛阳对商朝来说仍然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而对于周人来说,攻占洛阳是非常困难的。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纣王在周国变得强大之后,放弃了对洛阳的守护?或者说,纣王曾经守护洛阳,但历史上并没有记载?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历史记载显示,周文王释放出来后,十年后去世。但是,《尚书大传》却记载,文王在被释放后仅活了七年。这似乎与史书中的记载有所不同。关于我国周代的历史,文王去世的时间、地点和原因都无从考证。这可能是因为这些事件距离现在已经时间过长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让文王之死变得很神秘。这是在我们国家的周时期,武王打败商朝纣王的时候在孟津举行的一次大会。在《尚书·泰誓》中,武王说道:“只有在十三年的春季,我们在孟津举行了一次大会。我父亲文王犹如太阳月亮一样照耀四方、显赫于周围。我们周家受到了很多人的礼仪之礼。我接受了,这不是因为我武力强大,而是文王之所以无罪。如果我打败了商朝,那并不是因为我武力强大,而是我自己比较无能。”这段话后半段的意思是,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周国的创始人姬昌是一个罪犯,因此武王才这样说,为自己和父亲辩解。这也说明了周朝的成立似乎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值得一提的是,《吕氏春秋》记载武王登基十二年后才开始伐纣。这个事实似乎与已有的历史记载不大一致。我发现,《史记》中提到了一段历史记录。当时我作为太子,带领军队前往孟津准备伐纣。我载着父亲文王的木像前往,在车的中央担任军队的领袖。在当时我并没有自称王,并且对待其他诸侯也很谦虚。我自称为“予小子”。以现代人的理解,我的意思是“各位伯父、叔叔,我小姬想写信给你们”。在和诸侯开了三次大会,讲了三篇《泰誓》之后,我发宣布散会,让大家各回各家。这样做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结果开了几场会就不打了!这件事情确实很奇怪。真知堂提出了一个观点,认为周人撤军的原因是八百诸侯中有不同意见。要不这也不用三篇大文章来说服教育诸侯,直接发兵就好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心理上一致是打不过的。而姬发则说了“尔未知天命”,言下之意是他们未能理解天命的意义。但是这和《史记》中诸侯的说法:“纣可伐矣”有所出入。最后,我想再提一下关于纣王之死。《逸依据《周书·克殷解》的记载,当纣王的军队在一战中失败后,他逃到鹿台上,随即在遮屏之下自焚身亡。我手持太白旗号召各位诸侯前来膜拜,大家都向我鞠躬致敬。然后我拜访了商朝庶民,大家等待着神的降临,众宾客齐声拜倒。当我回到王宫时,先是射了纣王的尸体三箭,接着用戈砍断他的尸体,最后亲手斩下了他的头颅。而后我把纣王和他的二妃的头挂在旗杆上献祭给周国的先公。琢磨这样狠毒的行径,需要有什么深仇大恨。就如同后世伍子胥掘墓鞭尸楚平王一样,背后总是有那么一段深不可测的仇恨。否则,这种行径是很难解释的。据《史记·伍子胥列传》所述,当伍子胥请求见昭王却被拒绝后,他挖掘了楚平王的墓穴,鞭打其尸体达三百次之多。在东汉赵晔的《吴越春秋》中,则进一步描述了他还踩着平王的肚子,在他的右眼上方扶住目珠,并嘲讽他:“是谁让你用诡诈之口杀害了我的父兄,难道你不觉得心有余悸吗?”真知堂曾经也讨论过周文王之死的疑点。如果他真的是在被释放后的十几年后去世,而在去世之前成功称霸诸侯、夺得了两分天下,那么他应该会兴致勃勃,意气风发才对。而在武王继位之后,他应该直接自称王而非太子。因此可以怀疑文王之死非正常死亡,历史上也因此没有留下详细的记载。据《逸周书》的记述,武王对于被杀的纣王怨恨极深,就像是杀父之仇一样。而《尚书 泰誓》中也有武王的话:“古人曾经说过:‘如果你善待我,我就会听命于你,否则我就会成为你的仇敌。’纣王做恶多端,所以他成为了你(周朝)的灾难。”根据真知堂的讨论结果,似乎文王被纣王虐杀的说法是有依据的。然而丁山先生提出的观点并不能完全解释文王受命称王的情况。如果姬昌并没有被释放,那么他拥有受命称王的资格实在是在被拘捕之前。按照国家的规定,一国只能有一位国王。如果纣王知道姬昌已经被封为新的周王,那么他绝不会容许姬昌继续留在自己的国土之上。因此,在文王被关押在羑里的时候,实际上他并没有成为一位正式的国王。如果姬昌被释放后,东征西讨,逐渐掌控了大片的领土和人民,然后才自称周王,这就符合一般人的认知。但是,武王向纣王尸身所做的事情,却不能算是一种正常的行为。根据《克殷解》中的记载,文王去世后,武王没有公开宣布其死讯,而是秘密行事,自称为太子发,并发起了盟津之战。实际上,那八百个诸侯军队根本不是突然出现的,它们只是周国的盟友或附属国而已。在武王重新控制洛阳这个战略要地之后,商朝就没有任何安全之地可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最后,我的结论是:文王在被拘押期间并没有成为一位正式的国王,直到后来的武王才真正成为周朝的合法国王,并成功消灭了商朝。我认为,根据真知堂的研究和讨论结果,姬昌确实是被关押在羑里的,同时他也被释放出来了。不过,文王姬昌很可能是在一场收复洛阳的战争中死亡的,而不是在西伯戡黎之战中。由于文王在天下的影响力非常大,他去世后,外界可能会产生巨大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是姬发选择不宣布文王死讯和不立即称王的原因。为了观察诸侯的动向,姬发悄悄地等了多年之后,才在孟津发动军事行动,并公布了文王的死讯。在这个过程中,姬发可能会获得更好的机会,也会因此受到更多的支持。因此,文王之死的历史可能不同于以往的猜测和推测,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究。